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中提琴 >

我的中提琴情缘

时间:2010-03-15 21:21来源:互联网 作者:提琴中国 点击:
谈起学习中提琴的经历,可以用曲折来形容。我原先是在部队文工团里拉小提琴的,后来改拉中提琴,居然是因为自己身材较高,而被领导安排的。

  谈起学习中提琴的经历,可以用曲折来形容。我原先是在部队文工团里拉小提琴的,后来改拉中提琴,居然是因为自己身材较高,而被领导安排的。在当时,由于对中提琴比较陌生,所以仍旧按照小提琴的方式练习,会演奏的中提琴乐曲是《打虎上山》这类的曲子。回到上海后,我被安排在上海歌剧院工作,从此算正式开始进入中提琴声部,也正是在这时,我非常荣幸地结识了我的恩师——沈西蒂。

  八年的部队生涯对于我来说是难忘的经历,而此时的我从小提琴转入中提琴专业的过程也实属不易。因为二者在演奏应用上的差异很大,中提琴的音域更宽,音色的控制非常考究。沈老师对我的耐心教导,给我打下了扎实的基础,再加上我自身的不懈努力,第二年,我便考取了上海音乐学院。“文革”结束不久,上音的中提琴教学正处在重新起步阶段,没有一个完整的系统,现在国际上很常用的中提琴练习曲那个时候学校里都没有。为了给同学们创造更好的学习环境,沈老师四处寻觅来许多中提琴的磁带、唱片和乐谱,学校邀请来不少中提琴专家,大大提高了中提琴学科的水准。在这里我也要感谢我的同班同学刘韵杰、萧红梅等,他们有的出身自音乐世家,有的从小便接受系统的音乐教育,对我的中提琴学习给予了很多的帮助。

  尽管中提琴不是一个规模很大的专业,但我们那时在学校中还是很突出的,毕业生们纷纷在大乐团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我大学毕业后就担任了上海歌剧院中提琴声部副首席。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流行音乐处于红火阶段,古典音乐相当不景气,没有市场,演奏员们的收入非常低。为了改变大家困窘的环境,歌剧院院长施鸿鄂提出实行承包制,让大家都出去演出,赚取收入。院内有歌剧团和歌舞团,经过大家的讨论和推举,我有幸担任了歌剧团团长的职务。在这段时间里,不仅要想方设法和其他团体合作,到处演出,还要把团内的活动搞得有声有色,也让大家的收入有所提高。歌剧院收回承包制以后,我做起了院长助理,承担起歌剧院大量的业务工作,后成为副院长,再后来被调到上海交响乐团担任总经理一职。

  由于繁忙的行政工作,让我能够在乐队拉琴的时间越来越少。尽管在上海交响乐团工作了十几年,但真正能够参与表演的机会却不多,仅仅是几次出外巡演得以在后排小试身手。其实我有一个一直没有机会圆:想着能有机会在上交这支有着130年历史的乐团中做一名全职的中提琴手,和大家一起坐下来排练,一起参加演出季的音乐会,因为中提琴始终是我热爱的乐器。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31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