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资讯 > 中提琴 >

上海音乐学院中提琴奠基人郑延益

时间:2010-04-27 17:50来源:丁网论坛 作者:丁芷诺 点击:
在上海音乐学院管弦系的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中提琴一直是没有独立地位的,它只是小提琴的附属品,常是人高手大的小提琴学生在需要时拿起中提琴或者小提琴学得不好就改专业为中提琴。

  在上海音乐学院管弦系的历史上,很长一段时间,中提琴一直是没有独立地位的,它只是小提琴的附属品,常是人高手大的小提琴学生在需要时拿起中提琴或者小提琴学得不好就改专业为中提琴。那时也没有专职的中提琴教师,都是小提琴教师兼教。不少人都是只认得了中提琴谱表上中央C所在的位置就参加乐队或四重奏的演奏了。

  前不久在沈西蒂教授、蓝汉成教授以及青年教师刘念、盛利的带动下在上海音乐厅由33人组成的中提琴乐团演出了“我为中提狂”音乐会,声音是如此浑厚统一。单中提琴一件乐器破天荒地从独奏到二重、三重、四重、五重、六重、七重奏直到大型合奏,形式是如此丰富,曲目从帕格尼尼“钟”到皮亚左拉“探戈芭蕾”几乎包揽了古典、浪漫及近代个时期的作品,让人们不但对中提琴这件乐器刮目相识,为其魅力所倾倒,也在很大程度上展现了上音中提琴教学队伍的实力。这个巨变是几代人的努力,但是也可以追叙地看到郑延益—沈西蒂、吴菲菲—刘念、盛利一脉相承的师生情缘,郑延益先生在管弦系对中提琴和四重奏两大专业建设是功不可没的。

  郑延益先生是印尼华侨,早年在上海音专当过学生,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那时学校还在漕河泾时,他归国任教,还不到30岁,是教师中比较年轻的。他教中提琴,学生有李德明、周宏恩等,也教小提琴学生有苗坪等,后来又有沈西蒂、张欣、沈冠恩、吴菲菲等。他的教学和别的老师不一样,比如他的学生不用拉音阶、倒要化很多时间拉空弦。他认为练硬技巧不如音准、声音等软技巧重要。他的英文极好,好到能给美军当翻译(此事让他在文革中吃足了苦头)他又会气功(文革中批斗他时可能靠气功挺了过来)。他似乎又是个多面手,不但能教中提琴小提琴,也能教大提琴和管乐,乐队少了打击乐,他也能顶上,他还能打出爵士节奏呢。他曾带我们到刘诗昆父亲家听唱片,又经常在学校里四处逛逛,看到有学生练琴就说上几句。我那时还是附中学生会的学习委员,每周要出一期黑板报,有一天心血来潮找到了郑先生,请他对中学学生谈谈有关保护小提琴的知识,没想到一开了话匣子他就讲了一大篇,对如何装琴弦如何檫松香都有一翻讲究,黑板报连续刊登了好几期呢。

  1960年我和俞丽娜、吴菲菲、林应荣等接到要参加舒曼国际四重奏比赛的通知,那时我们很想为国争光但只会化时间拼命练,遇到音不准,争了半天也搞不清到底谁不准。有一次郑先生在旁边看我们吵,不紧不慢地说了一番关于“纯律音准”的原理,我们豁然开朗找到了共同的标准,排练变得容易了。当我们比赛回来参加学生演奏会,听到郑先生辅导的一组四重奏,声音和音准之好令人吃惊,我们虽然得了奖,但自感不如,于是我们一致提出要求:希望教研组安排郑先生辅导我们四重奏。

  郑先生教四重奏是从每个人的基本功入手的,他要求找到身体放松的感觉、要求竖起耳朵听音准、听发音。果然,效果就是不一样,这个时期,他教的中提琴学生如王家阳等也达到了很好的水平。他所研究的发音、音准、揉音等弦乐演奏新概念体系正在形成和开始成熟。可惜文革十年打断了这一成果,文革后在教工农兵学员的教学中郑先生的教学成绩非常突出,他指导从部队来的林涛短期内奏出有相当难度的“迎来春色换人间”,一个程度很浅的中学生施菊玲到文化广场在大乐队伴奏下拉“刘胡兰协奏曲”。确实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很可惜文革对他的伤害太大他只得移居去了香港,郑先生错过了改革开放后教育革命人才辈出的辉煌年代。虽然他经常回来和我们一起探讨教学,为我们的学生上课,把国外新的录音录象资料带给我们。听说我们学生四重奏要出国比赛,从香港赶来为他们上课,还把自己的琴给他们用,1985年和1988年李伟刚组和林朝阳组分别获得英国朴茨茅斯国际比赛第二名和第四名,中提琴手王征、张曼琴用的就都是郑先生的那把中提琴。1987年我带弦乐队去香港演出,他几乎每天来听排练、给每个学生上个别课,看得出来他虽然人在香港心却一直系着上音,关心着教师和学生的成长。他对基本功的指导甚至有点“点石成金”的味道,左军、钱舟、薛伟都请教过他。但毕竟在香港还要为生计奋斗,没想到,在香港的郑延益却成了著名音乐评论家,他所写的音乐评论涉及交响乐、室内乐、钢琴、大提琴、中提琴、小提琴等音乐的各个领域,而且他作为著名评论家也有机会接触到香港演出的世界著名演奏家,与他们探讨演奏技术,艺术风格等。世界图书发行公司出版了他的专著“春风风人”,一度成为国内音乐爱好者最热门的音乐畅销书。

  郑先生的教学理念可归结为:

  1.基本功不是音阶、练习曲,而是要解决人和乐器的关系。学生要掌握乐器,弦乐器上的音准、发音是最重要的。

  2.技术是可以拆装(分解)的,把复杂的技术分解成简单的基本动作,集中训练后再形成连贯的技术。就像自行车,如果零件都是高质量,装配起来就是高级的自行车。

  3.先有技术,后有音乐,技术是表现音乐的基础。但这种技术是为了表现音乐的技术,而不是单纯的练习曲式的死技术,死技术练多了就会在表现音乐时侯露出练习曲的痕迹,成为音乐匠人。综观弦乐教学发展的历史,二十世纪后期已经不再是以让学生获得更快更难的技巧,或完成大量的协奏曲为目标,而是综合运用生理、心理、物理各个方面知识培养出更全面更优秀的人才。上海音乐学院培养的弦乐人才(尤其是中提琴)能获得国际上认可,和郑延益先生所主张和提倡的新的教学思想不无关系,我们应该特别感谢郑延益先生。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364)
99.7%
踩一下
(1)
0.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