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提琴教学 > 低音提琴 >

乔尔.夸灵顿大师班的一个感想

时间:2010-03-15 23:08来源:互联网 作者:徐理 点击:
已经从北京double bass音乐节回来几天了,但是激动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不但是因为听到了很好的音乐,而且也见到很多朋友和同行,更重要的是见到我阔别十年之久的老师Joel Quarrington。

  已经从北京double bass音乐节回来几天了,但是激动的心情还没有平复。不但是因为听到了很好的音乐,而且也见到很多朋友和同行,更重要的是见到我阔别十年之久的老师Joel Quarrington。 Joel是一个,用我们中国话来讲,性情中人。我于1997-1999年跟Joel学习。跟一个象Joel一样性情的老师学习,有着同样巨大的优点和缺点。优点是他教给我的都是实实在在的技术和知识,没有任何花拳绣腿或虚荣的东西;缺点是我很长一段时间一直生活在他强大的影子之中。即使是现在,我也经常会在拉琴的时候想,“How Joel would play this passage?” 我在这里想提醒大家的是,在我跟他学习当中,我曾经对Joel的左手技术理论有过一个误解,从而走过不少弯路。我也担心在Joel的大师班之后,也许众位同行会有我当时同样的误解。这也是我写这个文章的目的。

  简单的总结一下Joel的左手技术理论:

1、手指平行于琴弦,(更接近于小提琴的左手技术,而不是大提琴)

2、靠手臂和手指的滚动来按弦,而不是手指本身的力度。

3、手指按在音准中心以下在滚动到音准中心。

  我犯过的错误是,我曾经认为这套理论是否定了Simandl,以至于我的把位概念一度模糊起来。这套理论的确打破了传统的Simadl体系,却是完全来自于传统的。Joel的老师是Petracchi和 Stricher。他们一位是意大利学派的代表(用3指而不用2指);一位是德奥学派的领军。这两位可以说从技术上完全相反的。南欧的技法其实传统上就讲究手腕的滚动。Daniel Marillier的手指动作就很小,而以手腕为中心的转动来按弦。由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Joel是同时运用2指和3指;也不难理解为什么Joel的左手技术强调“转动“。但是,他的理论不是否定传统的,而是把两个传统综合起来的。所以,我们在实践这个理论的时候,一定要以传统的Simandl把位体系为基础,时刻保持手型。Joel理论一旦运用不得当,将会是十分严重的问题。这种“平行手型”似乎是一种新的理论。但是,我推测这种方法肯定早已从double bass存在以来,被几乎每一个演奏者在有意无意之中使用着。比如,很多刚开始学习double bass的学生,在单靠手指的力量还不足以把有粗又硬的bass弦稳定地按到指板上的时候,保持Simandl手型(垂直于琴弦)几乎是不可能的;左手不得不滚动来转移其重心到按弦指以帮助单独的手指按弦。

  即使是对一个成熟的bass演奏者来说,在需要手指力度时也会偶尔打破Simandl的手型规范,比如当长时间地演奏E弦上的低音F。以传统的Simandl系统规范来说,这是一种技术上的毛病。但这似乎又是在克服bass超大体积所要求的超常力度时的一种“本能”。正是“本能”这个词应是我们演奏的基础; 也正是这个词应是我们演奏理论的来源。但是“本能”本身是不能帮助我们演奏得更好。“本能”必须上升到理论的阶层,才能使演奏有本质的提升,才可以被称之“演奏艺术”。但是,一种理论只要存在过,就有其存在的道理。新理论从来不应是来否定传统理论的,而是传统理论的延续。Simandl系统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体系。这种理性可以使一个演奏员,在大乐团齐奏时(8把低音提琴加上铜管乐器),在几乎听不到自己时,依然能把音准控制地八九不离十。即使是“平行手型”在“滚动”时,有意无意中打破了把位概念,其基础也是Simandl把位系统。Simandl左手体系是低音提琴历史发展中的产物,所以必被其所产生的历史环境所制约。那时的音乐环境并不要求低音提琴象小提琴一样的快速演奏。所以,对于平行手型的运用与教学是建立在巩固Simandl体系的基础上。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27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图文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