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电视剧

周公解梦

薇薇时尚杂志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评测 > 低音提琴 >

低音提琴的复兴/大卫·瓦尔特

时间:2010-03-12 16:32来源:互联网 作者:David Walter 点击:
John Reynolds在他的著作《Double Bass Scrap Book》(约1900)中提到了莫扎特创作的带低音提琴助奏的咏叹调《以玉手为誓》,他是这样说的:“让人很不愉快而且怨声载道...‘你瞧,听听这个文雅的云雀吧,’或者说是文雅的大象!...我们现在懂了,对低音提琴

  John Reynolds在他的著作《Double Bass Scrap Book》(约1900)中提到了莫扎特创作的带低音提琴助奏的咏叹调《以玉手为誓》,他是这样说的:“让人很不愉快而且怨声载道...‘你瞧,听听这个文雅的云雀吧,’或者说是文雅的大象!...我们现在懂了,对低音提琴来说,曲子写的越难效果就越差。”他断言,“显而易见,这件助奏乐器无法胜任如此高的难度...它很不适合...如此荒谬的经过句...”并且他得出结论,认为莫扎特绝对不是给贝司写的这首曲子。

  如今看来Reynolds先生有些草率了。他拒绝接受的这首可爱的曲子,正是莫扎特式配器的典型例子。细节:我们现在都知道了莫扎特是为谁创作了这首曲子(Pichelberger,维也纳歌剧院的独奏低音提琴家);细节:如今所有高年级的学生都要学习这首曲子,并且发现演奏此曲确实可行;细节:通过近期的研究,挖掘出了一批低音提琴曲目宝藏,有奏鸣曲、协奏曲和室内乐,这些作品是由海顿和莫扎特同时代的作曲家创作的。看起来,这些被Reynolds称为“荒谬”的助奏部分的类似乐句,早就被莫扎特时代的低音提琴演奏家们所广泛使用了。

  Reynolds的错误是可以原谅的:在150年间——从1800年到1950年,允许有大约10年的误差——低音提琴的形象被定格在这些乐曲中,“大象”(圣桑), 或是可悲的小丑(马勒第一交响曲中的“Frere Jacques”;普罗科菲耶夫的《基日中尉浪漫曲》)。很多低音提琴演奏者受到这些诋毁的感染,自甘堕落。

  如今,想要矫正这些扭曲的形象,我们必须纵观四个领域:演奏的黄金时期(1750年到1810年);从1947年至今,当代作曲家对低音提琴的兴趣,犹如星火燎原般增长;当今不断增殖的低音提琴演奏,包括独奏、协奏和录音;最后,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对技巧和音色的追求精益求精。

  在Schwerin的Meklenburg图书馆里蕴藏着大量的低音提琴文献。这些文献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被拍成微缩胶片保存下来。其中有J.M.Sperger的29首协奏曲,5首奏鸣曲,8首遣兴曲,四重奏,三重奏和二重奏,这些作品中的低音提琴都占据独奏地位;Dittersdorf的3首协奏曲和2首奏鸣曲;Vaclav Pichl的2首协奏曲;J.B.Vanhal的1首协奏曲。早在1745年,Georg Matthias Monn就已经为小提琴和低音提琴写了一首帕蒂塔,这首曲子里的一些段落的难度已经达到了一个多世纪之后被称为“无法胜任”的程度。莫扎特的朋友兼出版商Franz Hoffmeister,为低音提琴贡献了3首协奏曲,3首四重奏(其中低音提琴被称为“erste geige”(第一提琴——译者注)),一首类似的三重奏和五重奏。即使只对这些作品做一个表面的分析,也能显而易见地看到,在那个时代低音提琴很受尊敬,低音提琴的精湛演出也是十分寻常的事。

  同时,令人敬畏的Domenico Dragonetti以他的艺术品性使英国音乐界惊讶不已:他在英国之旅中遇到了贝多芬,并且演奏了贝多芬的第二奏鸣曲(opus 5),他的演奏充满灵性,使贝多芬为之着迷。他留在大英博物馆的遗产非常丰富,其中的40多部作品如今已被出版发行。

  此后的时期,低音提琴被永久性地委身于大提琴之下,用来加倍低音,从此失去了独立演奏旋律的机会。其结果必然是这样的:除了19世纪的一些勇敢的波西米亚和意大利低音提琴家(特别是杰出的博泰西尼,贝司界的肖邦),大多数教学内容都变成了练习曲和乐队片断。

  经过了125年的卑躬屈膝,在20世纪30年代,献身于低音提琴的演奏者们发出了不满的呼声,他们要改变贝司的二等公民的待遇。Fred Zimmerman便是其中鼓舞人心的领导者。显著的进展接踵而至:1947年,Gunther Schuller创作了一首新古典主义风格的作品,低音提琴四重奏;1949年,Paul Hindemith创作了他的低音提琴奏鸣曲;类似的事件不断发生。Bert Turetzky(他委约和演奏了超过100首新作品)以他超强的精力和毅力领导着这条道路。在过去10年间,美国作曲家为低音提琴创作了大约150首新作品。

  近些年来,低音提琴有了新的境遇,在音乐界越来越引人注目。低音提琴家们进行独奏和协奏演出不再是什么新鲜事,相反,这在城市里的音乐季和大学城里已经变成家常便饭了。在过去的6年里,贝司独奏录音的数量惊人。这些事件对教学产生影响。相关文献数量剧增,新的独奏机会,演奏家同当代作曲家关系亲密和谐,国际低音提琴协会的形成以及它的期刊《The Bass Sound Post》(这是Gary Karr富于创意和努力的成果),学术性文献《Double Bass Notes》 (由Lucas Drew编辑),在《美国弦乐教师》上发表文章的顶尖教师们,《Instrumentalist》和其他的期刊巩固了贝司在演奏者、教师、作曲家和公众中的兴趣。

  在对低音提琴新的声音和技巧所做的贡献中,有一个词必须提到,就是“技术”:钢弦的开发,可调琴马的使用,Carleen Hutchins所做的科学研究。所有这些都起着重要作用,它们发展了演奏的潜能,因此,也促使了态度的改变。

  A.S.T.A.认识到了这场低音提琴的革命,很多文章都很有意思,并且十分关注低音提琴尚存的问题。但是,是不是每一个小提琴家、中提琴家或大提琴家,教师和演奏家都看到了这个新气象呢,这一点值得怀疑。作为一种教育,应该有越来越多的有关低音提琴的介绍、演奏和历史的文章出现。通过这些文章,为所有的弦乐教师们传递信息和培养兴趣。

  欢呼吧,低音提琴的复兴!!!
 

(责任编辑:提琴中国)
顶一下
(13)
92.9%
踩一下
(1)
7.1%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密码: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图文资讯